首页 > 新闻资讯 > 工信部研究推进eSIM,手机实体卡要成历史?

工信部研究推进eSIM,手机实体卡要成历史?

作者:新浪科技 来源:新浪科技 时间:2022年09月27日 访问:12

  随着智能手机发展,零部件精密度越来越高,机身内部空间寸土寸金。早年间,手机可以用TF卡托实现容量扩展,但受限于机身内较小的物理空间,TF卡槽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SIM卡自诞生以来也不断瘦身——从一张银行卡的面积到如今已变成指甲盖大小,并延续多年。

图片来源:摄图网_304497337图片来源:摄图网_304497337

  不过,随着iPhone 14系列发布,稳定的实体SIM卡或将像TF卡一样成为“过去式”。9月初,苹果在旗舰新品发布会上,将美国本土推出的新机iPhone 14系列取消实体卡槽,取而代之的是eSIM卡(Embedded-SIM,即嵌入式SIM卡),这也是苹果首次发布仅支持eSIM的iPhone。

  目前,以华为、OPPO、小米等为代表的主流智能手机厂商,正在国内市场大力推广在各种智能穿戴设备,尤其是智能手表上搭载eSIM功能,而体量巨大的手机终端方面始终迟迟没有实质性进展。一位不愿意具名的资深券商分析师在线上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eSIM(在国内尚未普及)不是技术原因,有其他因素,因为采用eSIM以后用户很容易转网。

  不过,一个利好消息是,近日工信部在回复网友提问中表示正在研究推进eSIM技术在平板电脑、便携式计算机及智能手机设备上的应用。待条件成熟后,将扩大该技术的应用范围。

  “从政策上来说,待时机成熟,国内未来肯定会放开eSIM卡在手机端的应用。而整个手机产业链也会积极响应,推动eSIM卡的应用落地。” IDC中国高级分析师郭天翔近日在线上对记者表示。

  eSIM技术更便捷

  上世纪90年代,德国捷德公司开发了世界上第一张SIM卡,卡中存储了鉴权和加密、算法等信息。此后30年,SIM卡尺寸不断缩小,从1991年最初银行卡大小的“标准SIM卡”到2011年的“Nano SIM卡”。

  随着手机集成化程度不断提高,特别是对可穿戴智能设备(智能手表、运动手环、智能眼镜)而言,即使是Nano SIM的尺寸也还是太大。2016年,GSM协会发布了智能手机eSIM规范,标志着eSIM卡正式诞生。

  eSIM全称为Embedded-SIM,即嵌入式SIM卡。与传统插拔式的SIM卡不同,eSIM直接嵌入到设备芯片上。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eSIM将卡号等用户信息直接载入手机内部,可激活打电话、发短信等传统服务,还能在全球范围内将终端设备快速接入到当地网络。

  事实上,与传统 SIM 卡相比,eSIM卡在多个属性上都表现出色,包括配置、尺寸、灵活性、安全性、客户体验等。

  可拆卸的传统SIM卡,使用中常常会出现换卡、剪卡等易磨损的情况,造使用寿命短,占用设备物理空间。相比之下,eSIM的体积仅为传统SIM卡的10%,且其抗震性、耐高温、可靠性更强,更能适应恶劣的工作环境。

  从流程上来看,eSIM卡为用户省去了前往营业厅的开卡手续,可以自由地空中激活。同时,在携号转网政策实施三年之后,使用eSIM卡的设备不需要通过换卡就能实现远程更换运营商,对于用户来说多了一种选择,也会促使运营商之间的竞争。

  记者注意到,目前在社交平台上已有不少海外用户分享了如何开通eSIM卡的教程。如果要把用实体卡的旧手机上的号码转到新手机上,只需要把两个手机靠近放置,并点击新手机里的蜂窝网络添加eSIM卡,从附近的iPhone上转移并等待一会后,信号就会从旧手机上转移到新手机,而原有SIM卡失效。

  不需要拔卡,耗时两分钟左右,也不需要去营业厅办理,并且iPhone 14提供的eSIM服务最多可支持8个运营商(只有两个号码可以同时待机)。

  此外,传统SIM卡还存在着卡槽影响防水、SIM卡和终端接触式连接的可靠性不佳等问题。而eSIM集成在手机内部,不需要在机身上开槽,这可以提高手机的防水等级。

图片来源:摄图网_502740485图片来源:摄图网_502740485

  核心挑战是运营商互联互通

  事实上,eSIM并非一项新技术。4年前,苹果便在iPhone XR上开始支持eSIM技术,苹果之外,谷歌也非常支持eSIM,并将持eSIM的Pixel 2作为“Project Fi”的一部分。

  那经过几年时间发展,eSIM为何仍没有在国内大规模普及应用呢?推广难点并不在手机终端厂商,而是在于运营商。

  前述资深券商分析师表示:“目前亚洲一般都是双卡,即一张SIM,一张eSIM,国内eSIM没有普及,不是技术原因,而是运营商的意愿。苹果推eSIM是希望用户到任何国家和地区都可以买当地的套餐,直接切换,这样运营商的漫游收费就降低了。”

  华西证券在近日发布的研报中也表示,eSIM手机端核心挑战是运营商互联互通。“eSIM通过‘空中写卡’实现远程配置,可以批量开通、灵活变更签约和变更运营商。不过对于运营商来说,用户转网门槛降低,对用户控制力降低。尤其目前作为偏存量消费级市场,手机侧的eSIM政策推进相较于物联网应用,仍需政策与产业多方协同推进。”

  eSIM技术使用户可以切换不同的运营商网络,不再绑定于某一家运营商,这给用户带来了方便和更多选择,同时也给运营商带来了很多挑战。

  对于运营商来说,用户自主权增加意味着自身的被动,运营商以前通过SIM卡实现了对用户精确的“控制”,而现在eSIM可通过“空中写卡”实现远程配置,更可以批量开通、灵活变更签约和变更运营商。

  同时,换卡带来的业务流程改变,也增加了工作人员的培训费用和时间,营业厅客流量还将持续流失,用户办卡时顺带的到店业务也将会消失。

  “插拔SIM卡的模式已经非常成熟,运营商如果要在手机端上eSIM的话,需要制定一系列的新流程,包括安全性、开户流程、携号转网等。运营商投入不少精力,但是对它自己的收益却并不明显。另外,手机现在没有小型化的趋势,在大屏幕的手机下,SIM卡的体积影响也越来越小了,对用户层面上也带不来特别明显的好处。”独立电信分析师付亮近日在线上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此外,也有观点认为,eSIM通过OTA空中写入配置文件的过程并不像在营业厅中办理手机卡那样处于完全可控的状态,配置文件通过公开网络发放,很容易带来信息安全的隐患。卡片配置文件在传输过程中如被挟持、篡改,不法分子就能轻松获取他人的手机SIM卡。

  对此,郭天翔表示:“除了对于电信诈骗的监管难度和实名制监管的难度加大以外,使用eSIM卡在数据传输收集的过程中,还会有数据泄露的风险,在技术自主可控之前,监管还是会比较谨慎。”。

  他还指出:“在更换手机的时候,实体卡只需要把卡换到新手机上就可以使用,而eSIM卡可能需要等运营商重新激活号卡,特别是在紧急情况下较为麻烦。上游传统SIM卡厂商在产业链迭代的时候也会形成阻力。”

  相比之下,运营商更青睐于在SIM卡基础上进行升级,不断整合功能以留住客户。2020年开始,三大运营商陆续推出“超级SIM卡”,融合了SIM卡和存储功能,容量最高可达百G。

  在支持NFC的手机上,超级SIM卡也可以作为公交卡使用,在湖北武汉,移动运营商宣布未来将融入数字人民币钱包、电子身份证等功能,并应用于医疗服务、出行、住宿、等多种场景。

  eSIM的发展虽然迟到,但并不会缺席。近日,有网友在工业和信息化部官网留言询问,最近eSIM卡的使用引起了更大的讨论,请问我国是否有eSIM手机卡的推广计划?

  对此,工信部回应称:“我部高度重视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坚持在确保用户合法权益和信息安全的基础上,积极推动新技术新设备的应用和推广。目前,我部正组织相关单位,研究推进eSIM技术在平板电脑、便携式计算机及智能手机设备上的应用,待条件成熟后扩大eSIM技术应用范围。”

  一旦国内放开eSIM技术,预计会给运营商带来哪些影响?是否担心与用户之间的黏性下降?对此,记者近日联系三大运营商方面了解情况,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回应。

  将重塑运营商在产业链中的角色

  从政策上看,早在2018年,三大运营商就开始了eSIM业务的试点与布局,2020年10月,三大运营商均已获批可在物联网领域提供eSIM技术应用服务。其中,中国联通是最早发力于消费电子领域的运营商,其首批开放eSIM功能与苹果Apple Watch3合作。

  实际上,联通自2018年3月起在六省七市开展eSIM可穿戴独立号和一号双业务试点,并于2019年3月29日起全国范围内开通eSIM可穿戴独立号业务。

  在小米、华为等手表已支持eSIM功能时,联通也开始执行“eSIM一号双终端”业务,即用户可在手机主号码的账户和套餐下,添加一个eSIM附属终端附卡,共用一个手机号码和套餐。也就是说,主号码来电时,两个终端将同时震动,任意终端均可拨出电话,打破了手机作为唯一移动通信载体的束缚。

  同时,使用eSIM方案,每一个移动终端都可独立使用移动网络上网。智能手表、手环等设备再也不会在没有WiFi的情况下变成“砖头”了。研究机构 Counterpoint在eSIM设备市场展望报告中称,2021年智能手机、物联网等领域带动下,eSIM硬件设备出货量超过3.5亿台。而2021-2030年将有累积超过140亿台eSIM设备出货。

  付亮认为,“搭载eSIM卡的智能设备,可以获取比WiFi更稳定、安全的通讯服务,也让设备本身拥有独立组网能力,具备更多的功能。”

  eSIM在物联网应用中具有低功耗、高能效比的联网能力、运行稳定、抗干扰能力强、成本低等特性,使得物联网eSIM正广泛应用于可穿戴设备、车联网、工业互联网、智慧城市等各个领域。

  不过,即使现在国内主流电信运营商在积极推动和布局eSIM,以加强在这一领域的服务能力,但也都是专注于物联网终端,体量巨大的手机终端方面始终迟迟没有实质性进展。

  但从苹果能够很简单地在行业中定义产品标准来看,在iPhone 14系列的带领下,eSIM技术或将迎来发展的拐点。

  与此同时,eSIM还将重塑IC、OEM和运营商在产业链中的角色。事实上,与传统SIM卡相比,eSIM的核心是引入远程SIM配置(RSP)平台。过去运营商掌控着SIM卡的定制和发行,而现在一些终端客户可以简化与运营商对接的流程,甚至直接找到芯片厂商。

  目前,我国布局SIM卡芯片的厂商主要包括紫光国微(SZ002049,股价146.52元,市值1244.8亿元)、大唐微电子以及中电华大电子等,其中,紫光国微在国内SIM卡芯片市场中占据着高达60%-70%的份额,“超级eSIM”支持从3G到5G的所有GSMA标准,以及国际最高安全等级CC EAL6+认证和国密二级认证,子公司紫光同芯多次中标eSIM晶圆采购大单,而大唐微电子则拥有从芯片设计、COS开发和终端产品设计能力,曾成功开发中国第一枚GSM手机专用SIM卡。

  从产业链的上中下游来看,上游主要是CA认证机构、eSIM芯片厂商和终端芯片厂商,中游包括eSIM平台供应商、电信运营商、eSIM终端和模组厂商,而下游主要是企业用户和消费者。

  此外,记者注意到,近期A股中布局eSIM的多家上市公司也相继披露了在eSIM方面的进展。其中,澄天伟业(SZ300689)表示,公司具备eSIM的生产能力,可以对客户提供eSIM核心的数据处理、数据写入、个性化处理服务;天喻信息(SZ300205)称,公司在向电信运营商、物联网行业等客户提供eSIM产品及相关服务;恒宝股份(SZ002104)则表示,公司eSIM卡已实现批量供货。

  展望未来,华西证券认为,随着产业链协同合作以及相关政策主体带头研究,eSIM终端应用有望持续推动,未来有望完成从物联网设备到平板电脑、便携式计算机及智能手机设备的突破。

  记者|王晶 编辑|陈俊杰 卢祥勇 盖源源

  校对|孙志成

官方微信 联系我们 在线留言